“蜜橘之乡”的“五个千年”

作者:Aileen 发布时间:2019-10-20 16:35:57 点击数:52

“蜜橘之乡”的“五个千年”

南丰古城。

“蜜橘之乡”的“五个千年”

南丰傩舞。

“蜜橘之乡”的“五个千年”

曾巩文化园雕塑。

“蜜橘之乡”的“五个千年”

动车在橘园穿行。

“蜜橘之乡”的“五个千年”

▲北宋白舍青白釉凤首尊。

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林浩

“西门外濒溪岸,则石突溪崖,凿道其间,架佛阁于上。濒江带城,甚可眺望,以行急不及登。”徐霞客笔下的南丰城依江而建。这座地处江西东南的小城因县境常产嘉禾,初名“丰县”,因当时徐州有丰县,方称南丰县,别号嘉禾。

漫步城中,151栋明清时期建筑镌刻着时光。曾巩读书岩旁有朱熹手书的“书岩”和“墨池”等手迹相伴。县城南边白舍宋元古窑遗址,述说着曾经的辉煌。每年正月,独具特色的“跳傩”仪式,寄托着人们“驱疫纳吉”的美好期待。县域范围内70万亩的蜜橘种植面积,则将致富的期待变成了现实。

千年古邑老城

唐代的寺庙、宋代的沟渠、元代的里坊、明代的城墙、清代的民居、民国的商铺,漫步南丰古城,可见多个时期的建筑错落有致。

城内的街巷主要呈南北东西垂直形态,保留了大十字的街道轴线框架和类传统方格网型的街巷形态。两条东西贯通的街道串起南北鱼刺样的巷道,“双鱼骨型”是南丰古城在街巷格局上的特色。

“现今南丰古城保留着南门临江近2000米长的一段红石砌筑城墙。以及西门、南门、上下水关这样的城池设施,在当地称‘两关两窦’。而且东门、北门遗迹和位置尚存可寻,基本上保留了历史上的城池格局。”南丰县博物馆馆长王永明说道。

据考证,南丰古城始于宋末土城,明正德年间筑石城,嘉靖年间扩修定型,因西北广圆,东南平直,形状似“古琴”,故南丰城关镇取名“琴城”,沿用至今。登高远眺,南丰古城东、西、南三面濒临旴江,地势平缓,西北面有军峰山、笔架山,东面有宝应山、何竺峰等作为天然屏障。

南丰县城历来是商业市场交易中心和物资集散地。古城在晚清达到鼎盛期,县志记载,光绪三十四年,县城有百货、土布、南货、文具纸张、水酒、豆腐、泥炉、陶瓷、金银首饰、药业、粮食、屠宰、杂卖等20多个行业计200余户,从业者过千。抗战时期,南昌、南城、抚州的部分商号迁居南丰,最为繁华的时候,县城的商店多达300余家。

从小在南丰古城长大的邱梦婷如今从事古城讲解工作,她的青春记忆大多留存在此,对古城有一份割舍不掉的眷恋和依赖:“希望尽自己的力量做好文化传承工作。古城对于很多生活在这里的居民来说,是一种精神寄托,承载了太多人的记忆,保护好古城也是帮大家留住乡愁。”

千古才子曾巩

南丰县内旴江对岸的南山环境幽雅,山顶可俯瞰旴水如带蜿蜒向东流去;西面可远眺军峰高耸气势雄伟,修竹间松杉并茂,南山北麓一处长宽约3米、高约2米的天然岩洞,据传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与其兄弟幼时读书之所。

曾巩,世称“南丰先生”,12岁时就试作六论,一挥而就,言简意赅;18岁赴京赶考时,与王安石相识,并结成挚友;20岁入太学,上书欧阳修并献《时务策》。

1036年到1056年间,曾巩经历了父亲被诬失官、科考失利、身染重病、父亲去世、耕读乡间、家道中落等一系列的人生悲苦。他回到家乡安葬了父亲,正一筹莫展之时,遇上了知军刘沆,刘沆不仅“奖励”他“有诗书之勤”,更怜悯他有衣食之累,“使受田之获安”。曾巩的生活因此得到保障,不必再四处奔波。在南丰,曾巩度过了一段潜心耕读的岁月,一直砥砺着自己的道德学问和文章,创作出《鹅湖院佛殿记》《墨池记》《宜黄县县学记》《学舍记》《南轩记》《唐论》《抚州颜鲁公祠堂记》等名篇。

1057年,曾巩一家6人参加了科考,都高中进士,“一门六进士”轰动朝野。他在担任太平州司法参军、馆阁校勘等职位后,开启了长达12年的地方官生涯。作为宋代新古文运动的重要骨干,曾巩在古文理论方面主张先道后文、文道结合。文风源于六经,又集司马迁、韩愈两家之长,平实质朴,温厚典雅。

南丰古城内,仍随处可见曾氏家族的印迹,城内里巷间,纪念曾巩的“文定巷”穿插其间。城内还坐落着曾氏祠堂。这座位于南丰古城上水关以北约30米处的祠堂,大门向东,建筑坐北朝南,前院两进天井三进厅堂,占地500多平方米。门楣牌匾上的“秋雨名家”字样无声地诉说着这栋建筑过往的荣耀。